方格星虫
一条虫子。
 

《[FF15/アデノク]Before the Sunset》

谢谢太太的粮!谢谢!!!好吃极了!好吃极了!呜呜呜😭

Sora。1:

       CP:Ardyn x Noctis


       Attention:PWP/非常感谢Acid太太 @方格星虫 的原梗,条漫请戳我


       Summary:游戏原作AU,没有水晶六神寄生虫什么卵事,世界很和平。一则温馨治愈的小甜饼肉,AN绝赞交往中!Noct在收集幻影剑的旅途中,AN很久未见了,然后干柴烈火的小故事~反正就是搞啦!!ラブラブ








       Before the Sunset






       天色暗得越来越早了,还不到傍晚时分,残阳的红便浸染了大片的天空,遥望西面,仿若能看见点点星辰早早地爬上了夜幕。Ncotis抬起头看向这深空,泛着艳丽光泽的黄昏正在催促着他快点回去。他略带急躁地走在一行人的前头,时不时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而走在他身后的Prompto正喘着气叫他放慢点脚步。


       可惜时间不等人。Noctis必须赶在黑夜来临之前回到雷斯塔伦,他只能匆匆地安慰了Prompto后继续抓紧时间赶路。


       越靠近城市的街道,在夜晚来临之际人就越多,霓虹灯也因此在街头一个个点了起来。Noctis却心急如焚,他几乎是跑着向前走,黑色的长外套让他闷出一身的汗,上衣紧贴在身上很是不舒服。


       已经到了雷斯塔伦的入口处了,Noctis总算是安心地呼出了一口气,他放缓脚步,拿手背抹去额头上的薄汗。Ignis拍着他的肩膀问着究竟是为什么那么急着赶回来,Noctis无法回答他的问题,只能摆出无所谓的笑转移话题。Ignis一眼便能看破,再三纠结了下,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说。而Prompto和Gladiolus已经盘算着晚餐去哪里吃了。


       一路经过长长的街道,再爬上圆盘,众人穿过一排小吃摊,Noctis终于是走进了城里,路边的行人络绎不绝。


       “喂,你们——”Noctis刚想说些什么,却在一个转头后,发现三位亲友们并不在自己的身边。


       他皱起了眉头,急切地绕着小摊边转了起来,虽然现在已经在城市里了,但也并不代表分开行动是明智的选择,尤其是当下的情况。绕了几圈后,Noctis看到那三人站在一个卖药的摊前,Prompto正蹲在地上手足无措地安慰着一个小女孩,而Ignis摆着一张头痛的表情在说些什么。


       Noctis舒了口气,大步向前,然而没有走几步,离着三人还很远的时候,他突然被一股力道从身后抱住了。


       “……迟到了哦,Noct。”


       Noctis的呼吸在一瞬间屏住了,他感到整个人都落进了一个炽热的怀抱里,熟悉而温暖的吐息声正咬上他的耳朵,麻痹的酸涩感从耳垂蔓延到了指尖。


       “我等你好久了呢。”


       宛如撒娇的话语让Noctis根本无法抵挡,他一边想要说些什么,一边又很在意离他不过几米的亲友们。Noctis反手拉住环绕着他的那只臂膀,努力扭转过头看向身后,然而在下一秒他的双唇便被堵住了。


       “啊、混蛋……喂、嗯嗯!”


       就在大庭广众下,Noctis被一个吻堵到说不出话,只有上半身转过去,姿势又奇怪又尴尬,他想转个身却发现自己的腰和肩膀被一双手紧紧搂住了。Noctis感到自己的唇瓣被反复吮吸着,他生气地想要推开对方,可是却被对方恶意地戳中腰部。


       “唔啊…”Noctis难耐地喘了出来,他抖着腰不自觉地张开了嘴,“啊、A……Ardyn……”


       “嗯~很不错的反应哦,Noct。”


       那是含着恶劣笑意的赞赏。


       Noctis的腰很纤细,不像是女人那般,尽管覆着一层薄薄的肌肉,但是却相当的柔软,只需要一只手就能揽到怀里。


       在Noctis还没有合上嘴之前,Arydn趁机把舌头探入了对方的口中,一点点磨蹭过柔软的口腔。Ardyn下巴上的胡茬刺得Noctis又麻又痒,Noctis扭着头想要逃,腰却被搂得更紧了。


       “——笨蛋啊!”


       Noctis猛地推开了Ardyn的怀抱,捂着嘴巴低吼了出来。Ardyn则一脸“诶我怎么了吗”的无辜表情,还微微歪了歪头摸着自己的下巴。


       经过Noctis那么一吼,路边的行人都奇怪地扭过头看向了他,Noctis的脸瞬间一片赤红,他尴尬得只能狠狠地盯着笑得无所谓的Ardyn。


       “别那么生气嘛,Noct。”


       越是被那么安慰,Noctis只觉得面前这个男人愈发欠揍了,然而,他看着与往常装扮并不一样的Ardyn瞬间又说不出话——没有了厚重的外套,也没有带那顶浮夸的帽子。穿着普通白色衬衫和工装裤的Ardyn欠了欠身,走上前,欲拉住Noctis的手,结果却被甩开了。


       “……真是的。”Noctis咬住下唇,脸色还是泛着红,他反手拉住了刚被自己甩开的那只手,扯着Ardyn避开众人的视线想要走。


       “诶——诶啊!Noct?!”


       听到Prompto的声音在自己的身后响了起来,Noctis耳垂一阵发烫,扯着Ardyn的手更加用力了,他可不想被自己的亲友看到他跟Ardyn抱在街头的样子。


       “啊,那不是Noct的小朋友们嘛。”Ardyn倒是饶有兴致地说着,还回过头朝Noctis的亲友们摆着手,算是打了招呼。


       “够了啊!”


       Noctis强行拖着Ardyn走出了集市区。




       俩人走在雷斯塔伦的小巷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停歇地一直走着,起初还是Noctis捉着Ardyn向前走,走了没多久后,Ardyn的步伐就快要赶超上了对方,结果变成了Ardyn领着Noctis了。


       “喂,等等?走错方向了啊。”


       Noctis本打算带着Ardyn去城市郊区的Motel,那边有干净的床铺也有各种各样的小吃店,他的亲友们应该不会找到那里去——起码Ignis会理解的。可是,出乎Noctis的预料,Ardyn却把他拽进了小巷的深处。


       雷斯塔伦的城市建造得极其错综复杂,交错的小巷宛如攀附在古树上的藤蔓,初来乍到的游客们即使带着地图也会迷失了方向。Ardyn却很是熟门熟路地穿梭于其中,硬拉着Noctis走进了一条似乎是死胡同的巷子深处,脏乱的杂物和纸箱子堆了一地,像是旁边的商贩堆放杂物的地方。


       “嗯~这边应该不会有人过来了。”


       “哈,哈…什么?”


       “都是Noct不好哦。”说着,Ardyn回过头朝Noctis狡猾地笑了下,随后捏着对方的肩膀按到了墙上,滚烫的吻在下一刻就覆盖了上去。


       “嗯——!”


       Noctis瞪大了眼睛,突然被人那么拉进小巷子里一顿亲——即使对象是Ardyn,也依旧是让他不知所措。


       带着微妙香草气息的吻从Ardyn身上传来,Noctis在刹那间就迷失了理智,完全失去了抵抗的力气,他不明白为什么Ardyn身上的味道总是那么的诱人,不像是香水的气味,却足以醉得他麻痹了头脑。


       快不行了……


       Noctis把双手往后抵在墙上,他感觉自己快要站不住了。


       “等、等啊……”


       “嗯?怎么了吗?”Ardyn抬起头,与Noctis四目相视。


       “这可是在外面啊!笨蛋!而且、我身上很脏啊……”


       Ardyn听闻后,还湊到Noctis的颈间嗅了嗅,然后印上了一个浅浅的吻,说道:“很有Noct的味道呢。”


       “在说什么啊……你这家伙!”


       “说来,还是Noct的错吧,”Ardyn又开始表演起深情的姿态,“明明跟我约好时间的,却迟到了那么久,我等了你一下午哦?还以为被你放鸽子了呢。所以……”


       “唔啊!”


       “……等不了了哦。”




       [以下全部内容戳我转图片]




       -FIN-




       *睡醒开个点文O<-----<

评论
热度(127)
© 方格星虫/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