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格星虫
一条虫子。
 

《日常碎碎念》

早安。

这里会写一些平时的碎碎念吧,类似日记,如果打扰到了非常抱歉,请无视我吧。

大概会经常更新,如果愿意和我聊天的话自然十分荣幸。

==========================================

啊,话说明天我就要参加高中的同学聚会了呢,虽然明天是十分钟以后的零点整(

感觉有点紧张(:3)

其实本来和班里的同学就有点聊不来,是不是不去会比较好呢——话虽如此,当时却头脑一热就答应了班长,现在稍微有点后悔呀。

而且我后来才知道好多老师也要来。

晴天霹雳。

这算是对文科实验班的特别待遇吗?一群小圈子聚集以学业为重文科女生+知识与品德同在的市级骨干教师+自助餐,我实在有点无法想象这场聚会会变成什么样。

我又会如以往无法融入对话吗?总觉得自己像是被划在她们世界之外的人,二次与三次似乎是通过镜子来连接起来的。我从镜子外部静静的观看这她们的言谈与欢笑,思索着为什么她们会觉得那些无聊的话题那么有趣那么好笑,然后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笑的虚假的脸——有点寂寞呢。

明明面对的方向根本不同,我却仍假装自己不是孤身一人。即使爸比告诉我,工作以后就会发现高中的情谊是多么纯粹,但是我仍然对这份同学间的联系抱有疑惑。由女生组成的集体,似乎到处都被绛红的酸味与药味填满呢。

不知道为什么班长要把所有老师都叫过来,假装无视“您”和“你”之间的生疏吗?还是说,这场聚会分明就是个交换手机号的仪式?

话说回来,因为自己高考并没有考好,倒不如说完全失常发挥,但是却因为会画画的缘故被同学心中的理想一流大学录取,怎么想都很奇怪。

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老师们。

会被老师和同学在背后说——哎呀完全就是运气好嘛?觉得老师一定很看不起我吧,毕竟我这种好好上学最后却靠画画上了大学的特例简直就是对老师高三一整年付出的讽刺。

也是对我自己一整年付出的讽刺。

明明直到大学之前都是好好读书的文化生的,明明那样努力地逼迫自己背下所有知识点了,最后却是这样的结果。

就算考了专业全国第一又怎么样,在学校大家只关心文化成绩,到头来我还是个loser,想要得到的高中老师的认可到最后都没有得到,而明天我即将去面对那些鄙夷的目光

太糟糕了。

也许不想参加之中有点逃避的情绪在里面吧。

不过我好像想的太多了,毕竟一切还没开始。只是这一个聚会让我想起了太多而已。

说起来刚刚喝过咖啡,现在不知为何又开始变困了呢。

啊,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十分钟早就消逝在文字的间隙中了。

早安,希望今天也是个好天气。

Aug.24th.2015

晚安。
似乎是因为昨天的同学聚会吃了太多羊肉的缘故,今天眼睛一整天都酸酸胀胀的睁不开,好像是上火了吧。

或许我需要做一扎柠檬茶来去火?好像家里还有剩下的柠檬,但是自己完全不想动。

只要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就会想一直躺在床上——打游戏也好,刷p站也罢,明明知道这便是碌碌无为的任性,却仍然想要让自己全部的注意力溺毙于由数字组成的假想世界。

从虚假的幻想中获得真实的慰籍,怎么想都有点可笑又可悲吧。

说起来,忍龙的最后一个boss今天打了三次总是过不了呢。似乎是17章之前的怪打的太不用心了把回复都消耗掉了,总之到最终boss的时候有点吃力——炮台战的话还是太被动了啊,感觉弓箭的输出好低,虽说忍龙是拼操作和手速的游戏,但是到最后完全成了洞察力的考验了——我总是需要在boss出招前预判然后闪避,在boss抬头的一瞬间射箭,有点心累呢,想想还是放下了vita。

啊话说回来
今天画花颜本的稿子用了枫丹叶的水彩纸——吸水性真不错啊,而且不像阿诗那样有点挂笔显色差,也不像获多福那样整体发黄,就各方面来讲简直是我心中的理想型w像棉花糖一样的柔和纸面上,亮晶晶的流淌着水光的纯净色彩相互交融渗透,光是看着就令人心情愉悦到飞了起来。

对于我这样的享乐主义,果然画画还是开心最重要啊。

比较起用生硬的数位板在电脑上画画,还是手绘带给我的快乐更加真实饱满——每一笔既是一种人类跨越数万年记忆的承袭和延续,又是通过线条与色彩传达给世界的倾诉与留恋。

这么说来,画画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呢w

虽然瓶颈期的时候画不出来想画的东西也很难受就是啦,但是不论如何从中能体会到的快乐是真实存在的,那是一种可以让我忘记苦难与挫折的真实,酸涩的双眼在泛着水光的清澈色彩前似乎明亮如初。

落下的每一笔都是一次对世界的爱之吟唱——

而且换了新的手机,像素似乎比上一个手机高,拍起画来也格外开心,有一种把创造美丽之物的快乐收集起来的感觉呢w

说到手机,新的手机不知为何连接tor网络的速度很慢而且经常卡。明明已经成功的翻墙了呀,tor也有好好的连接,为什么网络加载的速度这么慢呢。

上个月在一个论坛上看到的寻求Daisy Destruction的帖子还在论坛首页上,然而帖子里的视频链接已经失效了。虽然有点遗憾,不过那种东西或许不看会比较好,总觉得有点危险呢。

不如看看克苏鲁神话警醒一下自己,要克制住对未知的好奇心啊。

或许我已经涉入的有点深了,或许dw还是当成都市传说随便听听比较好,或许screambitch的注册封锁是一种对于我们这种窥探者的变相保护。

忽然想到在论坛上看到竟然有人出售screambitch的账号真是www

不过当初看到群里有人进了sw简直吓了我一大跳,虽然从理论上来说用tor的话是很难追踪到ip地址的,但是在没有经过特殊加密的情况下,想要追踪的话还是轻而易举的吧。

嘛,没有影子的话,阳光也不会存在吧。

喝了咖啡又开始犯困。麦斯威尔的咖啡好难喝啊,是甜味和牛奶不够吗?每次我都要兑好多奶精和糖。

写着写着又是第二天了,希望明天可以踏实的把稿画完。

早安,又是一大堆的碎碎念呢。

Aug.26th.2015

晚安。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经常犯困,上午困中午困下午也困,眼皮酸涩,只要没有可以吸引注意力的东西立刻就想睡觉,有点担心呢。

今天也在画稿子。

虽然截稿日是九月一号,但是后天要陪爸比回老家,所以明天必须画完并且扫描处理好,总觉得有些喉咙被扼住的窒息感——我到现在只画了个线稿。

啊说起来,虽然自己之前更喜欢画洋装,但是这次的稿子在犹豫之后却画了和服呢。

想要传达的东西有点青草的酸涩味,湿漉漉的,雨水和薄荷香融在一起的感觉。

如果能让读者也感受到就好了。

有点心烦的是,自己不论画什么东西,板绘也好手绘也好,到最后都会越来越细致,是强迫症吗?
明明一遍遍地告诉自己完美是不可能的,但是却总是想着「只要修了这块出界的颜色/多出来的线条就好」,然后不断地陷入细化的泥沼,就算精力耗尽,却仍然无法跳出细节的束缚。

或许比较起可以反复修改的板绘,还是涂上水便会凝固成色彩的手绘更适合我吧。

哪怕每当画水彩的时候,我仍会像在做外科手术一样,贴的离纸面很近,小心翼翼地控制水量和绽开的小水花,沿着浅灰色线条的边缘将流动的色彩按照自己的预想填满线条内的每一个角落。

每一笔亦是如此。

这样的我根本无法画出随意的摸鱼或者像吟游诗人一般淋漓尽致的潇洒色彩。

说实话,我很羡慕那些画画收放自如的人。我也有很多想画的东西,想要分享的脑洞,想要表现想法——但这些统统都湮没在那无休止的细化和修改之中了。

假如有什么能在我的笔尖上刻下咒语一般的休止符就好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总是会在意那些有的没的细节,总是想在画画这一范围内做到完美,哪怕这根本不可能实现。

印象中自己在初中的时候,上课摸鱼的完成度就已经游离于自己的意念之外——抛开人体和设计不谈,用那种线稿一样的完成度,放在现在直接上色就能交稿。

现在稍微好一点了,至少我不会再花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把涂鸦画得像成稿一样,但是一旦决定要画稿,还是会不由自主地会陷进细化的泥沼。

其实我一开始是很迷恋那种像打造工艺品一般描绘细腻之物的快乐的,但是甜味的东西吃再多也会腻,况且我没有那么多精力去细致地咀嚼。

画不下去就端起游戏机,直到厌倦了就接着画,然后再次陷进去。

直到画完。

每一张稿子都是内心挣扎的颓败之旅,甜味与苦味之间的临界点微乎其微,让人总是一不小心就被消极之雨淋了个淋漓尽致。

身心俱疲。

从甜味中醒过来之后觉得握着笔的右手关节隐隐作痛,双眼一下子被酸涩感填满。

拿什么阻止你,我的强迫症。

啊,今天到最后又负能了。最近被稿子弄得心烦意乱。

希望睡一觉起来能顺利的把稿子画完吧。

早就过了零点了,虽说昨天是中元节,妈咪还特意告诫我晚上不要出门,但是根本一点气氛都没有嘛,都吧还是微博或者lft全比如此。

无论有什么样的传言,这个世界依旧如真实的它一般在不断向前旋转着,林林总总的都市传说和流言蜚语,在这真实面前竟然如此贫乏无力。

有点失望。

没有了传说的都市,似乎总缺少了一点浪漫呢。

不想写了,好困,两杯咖啡之后我终于困了。

早安,新的一天。

Aug.28th.2015


晚安,今天也是个好天气。

听说北京那里下雨了,我现在在老家河南。

虽说是老家,但从小生在北京长在北京的我,对这里的感觉却是陌生多过于熟悉。印象中并没有回过多少次河南老家,大概4次......?这是第五次了吧。十八年光阴中仅有的五次,而每次又是那样的仓促匆忙。

这里的亲人除了爷爷奶奶和姑姑家的弟弟,都有一张令我陌生的脸孔。爸比会对那些脸孔这样解释我的沉默:她不爱说话。

我并不是很听得懂家乡话,但是家乡人却听得懂我的北京音。也许我只是觉得那过高的语调有些刺耳和咄咄逼人,才选择了逃避一般的沉默吧。

记得坐高铁回老家的时候,有一个憔悴的女人坐在我和爸比不远处。她提着一堆零散的行李,穿着破旧的格子衫和粗糙的麻布裤子,操着一口纯正的家乡口音,带着两个五六岁左右的小孩,三个人只买了一个座位。

然后静谧的车厢里就被孩子奔跑声玩闹声笑声哭声所填满。

尖锐刺耳得如划破空气般的玻璃片。

母亲会在孩子不听话的时候管教孩子,她的方法是叫骂的比孩子的声音更大。他们丝毫不在意这会不会影响别的旅客休息,也不在意自己行为在集中的视线下会有怎样的评价。

就好像母亲根本不在意自己污秽刻薄的辱骂对自己的两个孩子会有怎样的影响一样。

沉睡的旅客厌恶的翻了个身,坐在女人身边的老人满脸的不快与无奈。

源于贫穷的粗俗无知竟是这么的可悲。而且这种无知在没有正确教育的引导下将是世代循环的死结。
总觉得有点难过,但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心好累。

身下的床板硬硬的,比军训的时候还要硬,窗外的虫鸣蛙噪清晰可闻。

下午在河边散步的时候看到了许多死去的枯干飞蛾,那些不知名的虫子是在为了即将消逝的夏日余韵吟诵最后的诗吗?

说起来,长满了三叶酸草的河岸非常漂亮,那既是象征着爱情的酸涩味道,又是缺少了一片叶子的幸运中的遗憾。

上一次来的时候也在这里转了很久呢。已经被霓虹的流光所填满的这座城池,仍保留着这样真切的虫鸣与河流,不论怎么想都有一点不可思议却又合情合理。

话说回来,中午爸比给我做了鲫鱼,真的非常好吃,在我眼里爸比做的鲫鱼大概是世界第一好吃的东西了吧。
似乎是先炸过之后再炖的呢,把鲫鱼的鲜味保留得非常好,汤也很好喝,真想学一学呀。

这么说又有点饿了。

还是睡吧,已经十一点了。刚刚喝过的感冒药似乎发生作用了,感觉眼皮越来越沉。

晚安。

Aug.31th.2015

 
评论(42)
热度(61)
© 方格星虫/Powered by LOFTER